Derek Parfit哲学的慰藉:从自我到死亡 _生命达人_sunbet娱乐

sunbet娱乐

中心宇宙_知识技节

Derek Parfit哲学的慰藉:从自我到死亡

2020-08-13   生命达人

    Derek Parfit(1942-2017)这位英美哲学界的巨人刚刚突然去世了。他分析议题,经常都是抽丝剥茧、条理分明。我当然没有见过他真人,但他论述自我同一性(Personal Identity)的文章几乎是分析形上学必读的,而其道德哲学见解亦是一流。

    一般哲学学生阅读过他的作品后,通常的反应都是「很清楚但很长」、「概念区分得很仔细,但是太多很难记住」。Parfit的大部头着作,出过几本在此不赘,而当中都是以讨论道德哲学为主。

    其实他处理自我同一性问题,最终关怀的都围绕着道德哲学︰未来的「我」与现在的我似乎是同一个人,因此我才会关心将来的「我」的福祉。我会储起一些钱去帮助未来的「我」生活,而不是帮助别人,因为那是我自己啊。

    但是,未来的人与你是同一个人这事,真的有明确与绝对的答案吗?这个问题又真的至关重要吗?Parfit反思的正是此问题。

    Derek Parfit哲学的慰藉:从自我到死亡 Oxford Union影片截图
    Derek Parfit
    大脑分割的思想实验

    Parfit分析了一个思想实验︰试想像一位丧心病狂的脑科医师把你捉走,并且麻醉了你,要对你进行一项疯狂的手术。手术要将你的左右脑分开,并将你的左脑移植到身体甲,右脑移植到身体乙,并将你的原有的身体烧毁。甲与乙两副身体都同样是由你旧身体的干细胞複製出来,所以两副身体并没有差异。

    好了。如此高难度的手术竟然成功了。让我们叫身体甲为「小甲」,身体乙为「小乙」。但是手术后,你会是小甲还是小乙?

    这里只有三个可能的答案︰

      只有小甲或者小乙其中一个是你。两个都是你。两个都不是你。

    第一个答覆是不合理的︰两副身体在是完全没有差异的,不见得我们有甚幺理由支持身体甲或是身体乙才是你。可见,此答案难免是武断。

    第二个答覆亦不合理,我们甚至有逻辑上的理由反对这个回答。如果小甲与小乙都是你,小甲必定与小乙为同一个人。但明显他们不会是同一个人。他们可以在完全不同的地方,也可以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如果小甲在地方A杀了人,我们不会把当时在地方B的小乙关起来。

    第三个答覆呢?如果前面的两个答覆都是不合理的话,那似乎就剩下这一个回答是可以的了。但这回答本身合理吗?手术过后,小甲与小乙都不是你。可是,这等同是手术过后,你已经死了。即使小甲或小乙可以如何流畅地说出你过去的故事、你认识的人与事或你一早计划好的旅程等等,你就是死了。真的吗?这同样令人难以置信。

    问题是,你的心理特质,包括记忆、性格与独有的思想,都还在「活着」啊。这些难道不是构成你人格身分的最重要印记吗?怎能够说你已经死了呢!

    再试想像手术中小乙出了问题死去了,或者是一开始医师就只準备了一副身体,手术过后,你的右脑失掉了。但你的左脑与你所有的心理特质都在左脑与小甲内续存下来了。在这个情况下,你当然不会是死去了。相反,手术过后,你是幸存下来了。这个情况与之前的两边脑袋与两个身体都续存下来没有很多分别,差异就只是多了一个手术完成品而已。

    以Parfit的话来说,就是「双重成功不会是失败」,我们不会接受第三个答案。

    存活(survival)才是至关重要

    所有可能答覆都不能够令人满意之际,最终Parfit大胆下了一个结论,就是这条关于自我同一性的问题根本不重要。唯一重要的问题是,带着你种种心理特质与印记的小甲或者小乙,是否存活了下来。

    如果你当初不是被医师捉去,而是你自愿走去找他做这个手术,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身体除了脑袋的部分之外都快要坏掉了。怎料他为了防止单一身体的全脑移植手术失败,选择作两副身体的脑分割移植,结果手术后如前所述的小甲与小乙便出现了。你会认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难道只有一个存活下来才是好事,而两个存活下来就是坏事吗?恰当的想法应该是两个都存活下来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比一个或者没有人存活下来的结果为差。

    这样的话,即使两个都存活下来导致了关于你的自我身分难题,这亦不会是较之于不做手术等待身体坏掉而死或只有一个存活下来的情况为差。

    因此,Parfit认为最为要紧的东西,乃是你的种种心理特质与印记都得以在小甲或小乙里,续存下去。在自我同一性的问题上,无论答案是如何,即无论你是小甲还是小乙,得以续存的这个重要事实都是不受影响的。

    如果小甲与小乙逃离了医师的控制,这里就有两个存活者了。而你……谁是你呢?管他的。小甲与小乙往后的身心健康与生活质素才是重要的问题吧。

    Parfit理论的哲学启示︰自我、他人、死亡

    Parfit这种对自我的看法,看似只是一个形上学的立场,但其实对各种伦理学以至人生问题有很大影响。因为这种想法完全改变了我们如何理解所谓过去的「我」与将来的「我」。

    经过上述的讨论之后,Parfit说明了自我的同一性问题不重要而且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所以我们并不能直截了当地说10年前的「我」,或10年后的「我」,跟我都是同一个人。我们只能说他们都跟我有某种心理连繫,我续存了10年前的「我」的心理特质与印记,10年后的「我」又续存了现在的我的心理特质与印记(这就像小甲/小乙跟你的关係一样,你们都共同拥有一些心理特质与印记)。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我们不但会慢慢失去愈来愈多记忆,而且我们各种心理特质都会完全改变(例如或许现在的我很喜欢哲学,但30年后的「我」不再喜欢哲学)。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时间会使得不同时间点上的「我」之间的心理联繫变得愈来愈薄弱,最终30年后的「我」其实已经不再是现在的我的续存,而现在的我其实也已经不再是30年前的「我」的续存了。

    那幺当30年后我们心理特质大大转变了时,30年后的我们其实就跟一个「他人」没有根本上的分别。Parfit指出,其实,帮助未来的「我」与帮助陌生人,根本没有分别!既然我们愿意一日付出十多个小时工作,为了未来的「我」作生涯规划,为何我们不可以为了他人付出若干的代价呢?

    Derek Parfit哲学的慰藉:从自我到死亡 Image Credit: Marie Bertrand / Corbis / 达志影像

    Parfit的哲学想要深深地撼动我们日常的价值观。我们一般认为,为了自己将来的利益行事,总是理所当然。我们认为选择不把钱捐给慈善机构而储起来留给很多年后的自己是合理的,因为很多年后的自己跟现在的你是同一个人。

    但是,一旦反思,你便会发觉我们根本不能说很多年后的「你」跟现在的你是同一个人。重要的东西不外乎是心理特质与印记的续存,特别是你与未来的「你」共享一些珍贵的记忆。既然如此,你就会进一步发现其实你与很多年后的「你」是如此不同。不同的程度随着年月增加,甚至可能就如现在的你与某个陌生人一样不同。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其实与为了他人行事,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就只有程度上的分别而已。那幺,为了很多年后的自己而不帮现在身边的陌生人一事,便显得不再那幺理所当然了。这种对将来的「我」的新理解,使得将来「我」不再像看起来那幺重要,也使得利他的行为变得更容易。

    甚至,若果察觉到自我存活会随着年月记忆转变而消亡,我们就会发现,死亡根本不是我们所想般,是「自我」这个东西由存在变到不存在。走向死亡就算再可怕,其实也就不过与自我随着年月成长而改变一样可怕了吧。

    难怪Parfit谈到死亡时说︰

    对他来说,这就是一种真理所带来的解脱与慰藉。

    对于所以其他人来说,即使不同意Parfit的观点,我相信,知道他有这一番信念之后,我们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颤动。或者,我们都可以从中得到了一种慰藉,也许可以将他的死讯看开一点。

    后记

    关于大脑分割的思想实验的一些想法︰有人可能会想强调左脑或者右脑是比另一半脑袋更加重要,由此推论小甲或是小乙才是手术后的你。就此,我们可以改一改那个思想实验来令这回应无效,例如我们将故事设定为複製两个完全一样的大脑而非将它分割开左与右。当然,这个设定似乎在医学技术上比原先的更难实现,但的确是令上述的回应无关重要。

    这篇文章写得比较急,请容笔者日后写些后续补充。诚然,要谈Parfit以上看法的哲学影响,不能够抄小路,似乎应该慢慢走一次,端详一众哲学家的讨论。

    新闻参考︰

      Derek Parfit, Renowned Philosopher of Ethics, Mind and Metaphysics, Dies at 74 断开魂结:英国哲学家帕菲特 (Derek Parfit) 辞世

    相关文章︰

    漫画中的哲学︰应该平等对待不同时间的「我」吗?有一种幸福,叫忘记——庄子哲学中的自我观死亡的本质:你到底怕甚幺?

上一篇: 下一篇:
sunbet娱乐|中心宇宙|知识技节|网站地图 大发老虎机黄金版官网_易胜博ysb体育 澳门十三第6544am手机版_澳门贵宾会2000 sungame国际注册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网址 大润发娱乐官方网址_摩天城体育 凯时电子游戏_皇冠国际app在哪里下载 新时代赌场345188_亿彩堂快三app 元宝娱乐优惠中心_ag真钱电子游戏 slw真人娱乐_BET8十年信誉玩家首选 博亚体育app下载_金龙国际平台 博亿堂b8et98app_w600娱乐官网